首页 > 娱乐 > 娱评 > 正文

解读第69届戛纳竞赛单元:基腐暴力自带话题

核心提示: 在戛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基友泽维尔·多兰又回来了,2014年,多兰凭《妈咪》入围竞赛单元,并与同届年龄最长的入围导演、电影大师让·吕克·戈达尔的新作《再见语言》共同获得了电影节的评审团奖,造就一时佳话。

作为从业内人士到电影迷到追星粉无不关心的顶级盛会,第69届戛纳电影节又一次摆出了星光耀眼的入围名单,在从1869部报名电影里选出的来自28个国家的49部竞赛和展映影片中,不同影迷能够找到各自的high点:肯·洛奇、达内兄弟这些无可争议的大师回归了,吉姆·贾木许、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等名字都深戳文艺观众的内心,尽管有人会抱怨一句“老朋友”占据了太多名额,但通过熟脸们的排列组合,本届戛纳似乎能产生不同的画风,毕竟像泽维尔·多兰、佩德罗·阿莫多瓦、朴赞郁、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等入围者,都是自带话题或争议的角色,而戛纳向来就是个包罗万象之地,所以这里才能够容纳从大师到毯星的各类人物吧!

新老“同志导演”的新作对决

在戛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基友泽维尔·多兰又回来了,2014年,多兰凭《妈咪》入围竞赛单元,并与同届年龄最长的入围导演、电影大师让·吕克·戈达尔的新作《再见语言》共同获得了电影节的评审团奖,造就一时佳话;去年26岁的他又成为了主竞赛单元最年轻的评审团成员。今年,他带来了影迷们期待已久的新作《只是世界末日》,主演包括玛丽昂·歌迪亚、蕾雅·赛杜、文森·卡索和加斯帕德·尤利尔。

还记得多兰去年被拍到在跟加斯帕德·尤利尔见面时小鹿乱撞的娇羞状表情吗?能找自己的男神拍戏,多兰又将人生赢家的定义升华了一层。《只是世界末日》改编自20世纪末法国知名剧作家让·吕克·拉加斯的剧本,讲述一位作家在离开12年后重返故乡,告知家人他即将死去的消息。这是继2013年的《汤姆的农场旅行》后,多兰第二次将舞台剧改编为电影,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启用全法国演员拍摄的电影。

除了多兰,另一位公开的同志导演佩德罗·阿莫多瓦则在时隔5年后重回戛纳电影节,他曾在2011年凭《吾栖之肤》入围主竞赛单元,其后他在2013年曾推出过一部黑色喜剧《我超兴奋》但获得的评价不高。历史上阿尔莫多瓦在戛纳的战绩不错,1999年《关于我母亲的一切》曾获最佳导演奖,2006年的《回归》获最佳编剧奖,不过2009年的《破碎的拥抱》和2011年的《吾栖之肤》并没有主要奖项,这跟其影片逐渐商业化的风格不无关系。

《胡丽叶塔》是他第五度入围戛纳电影节竞赛,这是阿莫多瓦的第20部电影,最初其实本打算用英文拍摄。这次他回到了自己擅长的女性题材上来,算是重拾《回归》时的风格,不过与《回归》时的豪华御用阵容相比,阿德丽安娜·尤加特和艾玛·苏雷兹都是第一次跟阿莫多瓦合作。

片单中令人惊喜的则是亚兰·吉侯迪,2013年的同志惊悚电影《湖畔的陌生人》无疑引发了巨大的争议,毫无避忌的全裸镜头、真枪实弹的情色场景都令人震惊,从获得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导演奖,到被《电影手册》列为当年年度十佳榜首,可以说是由内到外的话题作品,新片《保持站立》作为其首度入围竞赛单元的作品自然会引起关注。

而讲到同性元素,朴赞郁新片《小姐》也值得一提。影片根据英国小说《指匠情挑》改编,这个故事曾经在2005年由BBC拍成3集迷你剧,朴赞郁则将背景转到了上世纪30年代,讲述巨额财产继承人贵族小姐(金敏喜饰)和觊觎她财产的伯爵(河正宇饰),以及小姐的女佣(金泰璃)之间发生的故事。原著中的女同情愫到了向来作风大胆的朴赞郁之手,裸露戏、情欲戏的尺度自然不会小。

朴赞郁曾在2004年凭《老男孩》获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2009年又凭《蝙蝠》获评审团奖,在此之后,他也抵不过好莱坞的诱惑,拍摄了由米娅·华希科沃斯卡、妮可·基德曼、马修·古迪主演的悬疑惊悚片《斯托克》,在那部电影里尽管依然可见朴导的各种惯用符号,但比起他的韩语片来说似乎还是失了些力道。《小姐》是他时隔7年创作的韩国本土新片,也是他第三度入围戛纳竞赛单元。

“重口味代表”或许有惊喜

丹麦导演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在2011年凭《亡命驾驶》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但其后2013年的《唯神能恕》却成为当年戛纳评价最为两极分化的竞赛片,不少人无法接受片中过度暴力的场景以及太个人化的影像表达方式。此次入围竞赛的《霓虹恶魔》讲述艾丽·范宁饰演的年轻模特搬去洛杉矶追求梦想,却遭遇同行的嫉妒甚至迫害的故事,电影加入恐怖与惊悚元素,暴力与血浆也是必不可少,可以预料导演的个人风格将更极致化。

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曾说:“如果哪天我的片子能讨所有人喜欢,那我就不拍电影了。”持类似观点的人在戛纳真的还有不少。来自菲律宾的布里兰特·曼多萨其实也是戛纳一直以来的常客,早年凭同志片《情欲按摩院》获得国际关注的他,2008年以《情欲电影院》首度入围竞赛单元,《基纳瑞》则于2009年再度入围竞赛并获得最佳导演奖,这部极度暴力作品的获奖一度引发了极大的争议。独立写实,关注底层人民、性别与政治性等都是曼多萨的标签,其电影也向来挑战观影经验。

法国导演布鲁诺·杜蒙的电影也是与极端的人性联系在一起的,他继承了布列松的冷冽,但却强化了暴力的风格。在他入围2011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影片《撒旦之外》中,就以荒漠般的海边小村为背景讲述一个人性与宗教的寓言,镜头对谋杀、性虐等画面毫不掩饰,但令人意外的是,这部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竞赛单元的《玛·鲁特》竟然是部喜剧,由法布莱斯·鲁奇尼和朱丽叶·比诺什主演。

曾执导经典情色片《本能》等片的保罗·范霍文则是第一次入围戛纳竞赛,《她》由伊莎贝尔·于佩尔主演,讲述经营游戏公司却十分冷血的女强人米歇尔在家中被蒙面男子强暴,面对身边各色的男人,她要找出谁为真正的凶手,依旧是导演擅长的惊悚题材。

大师回归但不一定“包拿奖”

当看到肯·罗奇再度出现在戛纳的竞赛单元名单上,其实是有些惊讶的,在2014年凭借《吉米的舞厅》入围戛纳时,一度曾传出消息称,由于年纪和精力的原因,《吉米的舞厅》很可能是他拍摄的最后一部故事片,此后他只会继续从事纪录片拍摄,不过这个消息在影片放映后又被导演否认了。在两年之后,新作果然出现了。新片《我是布莱克》已经是肯·洛奇第13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前作《吉米的舞厅》被认为颇失水准,远不复当年金棕榈影片《风吹麦浪》之勇,不知道这次入围是否也带有些“敬老”成分。

达内兄弟也是每有新片必入主竞赛单元,而且战绩惊人,《美丽罗塞塔》和《孩子》两获金棕榈,《罗尔娜的沉默》拿最佳编剧奖,《单车少年》则获评审团大奖,没想到启用大明星玛丽昂·歌迪亚的《两天一夜》却在戛纳空手而归。这次《无名女孩》果断不再找大明星,但也不像以前找完全无表演经验的素人,主演阿黛尔·哈内尔曾主演过《初恋战士》,此外在不少影片中出演过配角。新片故事讲述一名女医生拒绝了一个急诊病人,在发现病人死亡后,她决定去寻找这个无名女子的真实身份。

这两位“老客人”之外,我们还看到还有一些大师和熟脸的名字并没有被放到主竞赛单元,伍迪·艾伦的《咖啡公社》是今年电影节的开幕片,但并不参加竞赛角逐,去年伍迪也是在戛纳带来了《无理之人》。此外非竞赛单元中有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这样的传奇大佬,暑期档大片《吹梦巨人》将在此做全球首映。对于这些多年前都已经写入电影史书的名字,观众们对他们的风格或许太过熟悉,所以让大师们这次负责“接受致敬”,让后辈们来真正玩玩电影,电影节似乎才显得更有趣。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晓彤
0
二人斗地主下载